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說實在挺不習慣的
一開始從鋼琴聲引入到歌聲 有著像《這邊那邊》溫暖微風吹過的感覺
但一進入副歌 跳 tone 跳的很厲害 乍聽之下會有如《愛的鋼琴手》或《幸福藥草》 非常的有節奏感
原本以為會維持這樣的節奏下去
但再次進歌後 還是維持 A 段原本該有的溫暖與優雅
就我的印象中 伍思凱歷年來的歌曲 應該是沒有像這樣的安排
加上中間用假音唱著「夢境 不停 叮嚀 叮嚀 / 流星 曾經 叮嚀 叮嚀」
非常不能接受!!! 感覺這次小伍哥玩的真大

但聽著聽著也聽出了一些味道出來
與其說「玩很大」 還不如說「真好玩」
雖然很有節奏感 但還是值得細細的品味他
尤其是鋼琴在這首歌裡所扮演的角色 牽引著整首歌的整體起伏



仔細看過歌詞之後 會發現小伍哥這樣安排是有他的道理
A 段「翠綠色一整遍森林 尖塔的屋頂 / 像某種童話的風景 湖面有倒影 /
   與你相遇這件事情 一路很安靜 / 結局跟幸福很接近 我們很篤定 /
   窗外一整串的風鈴 輕脆的提醒 / 那誓言裡沒有陰影 夜裡很親近 /
   風箏的線像種約定 你手拉很緊 / 牽掛是最遠的聲音 我們認真聽」
像是將心愛的人躺在自己的懷裡 講著自己遇到她後所感受到的甜蜜
用妮妮的方式來卯起來放閃光 只能說甜蜜度與閃光度大增
而 B 段副歌「我在故事的第一行為你彈琴 彈琴 / 用音樂來為我們的誓言命名 命名 /
      等雨降臨 等候含苞待放的愛情 / 秘密進行 秘密關心 如此幸運」
則是要將這種甜蜜感受化為實際的行動
那種為愛人所做的付出 當然要大聲的 有自信的把他講出來
接著加上一段「水滴聲落下很輕又很透明 悄悄敲著那愛情 /
       你是紛飛琴鍵上的小精靈 我一直都很相信」
像是捏著愛人的鼻子 說出他的可愛與淘氣 也再次道出喜愛她的感受
所以雖然沒有 B 段的熱鬧 但鋼琴所表現出來的輕巧與活潑 加深了這幾句話的力道
而最後的口哨聲 則是在述說完這甜蜜的故事後
看著愛人在懷中入睡 隨著流暢的琴聲 鏡頭慢慢拉遠 遙望遠方 期待新的故事到來...

也難怪小伍哥會說「終於知道周杰倫說方文山的詞很難唱的心情了」 (這首歌的作詞者就是方文山)
如此有畫面 而且每個階段都有著不同的心情的詞
如果沒有完整的把它表現出來 不論是在作曲 編曲 還是演唱
只要有一個環節沒有扣到主題 都會浪費了個詞

寫到這裡 自己都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越來越喜歡這首歌了 (其實現在三不五時都會聽到我在哼這首歌 XD)
只是 什麼時候可以找到那個「她」 讓我可以唱這首歌 for her
可能還要等等吧 XD


故事的第一行 作詞:方文山 作曲:伍思凱

翠綠色一整遍森林 尖塔的屋頂 / 像某種童話的風景 湖面有倒影
與你相遇這件事情 一路很安靜 / 結局跟幸福很接近 我們很篤定

窗外一整串的風鈴 輕脆的提醒 / 那誓言裡沒有陰影 夜裡很親近
風箏的線像種約定 你手拉很緊 / 牽掛是最遠的聲音 我們認真聽

我在故事的第一行為你彈琴 彈琴 / 用音樂來為我們的誓言命名 命名
等雨降臨 等候含苞待放的愛情 / 秘密進行 秘密關心 如此幸運

夢境 不停 叮嚀 叮嚀 / 流星 曾經 叮嚀 叮嚀

窗外一整串的風鈴 輕脆的提醒 / 那誓言裡沒有陰影 夜裡很親近
風箏的線像種約定 你手拉很緊 / 牽掛是最遠的聲音 我們認真聽

我在故事的第一行為你彈琴 彈琴 / 用音樂來為我們的誓言命名 命名
等雨降臨 等候含苞待放的愛情 / 秘密進行 秘密關心 如此幸運

水滴聲落下很輕又很透明 悄悄敲著那愛情
你是紛飛琴鍵上的小精靈 我一直都很相信

我在故事的第一行為你彈琴 彈琴 / 用音樂來為我們的誓言命名 命名
等雨降臨 等候含苞待放的愛情 / 秘密進行 秘密關心 如此幸運

水滴聲落下很輕又很透明 悄悄敲著那愛情
你是紛飛琴鍵上的小精靈 我一直都很相信

昌小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