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校慶那天 和小旭還有剛名 跟著行義到體育館看他們表演
我們三人從一開始的手語社 看到行義的表演 再來國術社 最後熱舞社
雖然性質很不同 但當下覺得 如果行義能留下來把他看完 對他們會很有幫助

我沒有練過棍跟閃 所以我也看不出來這個表演好或不好 所以只能用感覺的
有一種很深的感覺
其他社團是要表演給台下的觀眾看的 即使是國術社 我覺得他抓住了不少觀眾的目光
但在看行義的表演時 我覺得有一種跟觀眾離很遠很遠的感覺
看著他們在台上 不是埋頭做自己的動作 就是感覺怕怕的 不然就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跟其他的社團比起來 那種「我就是想要吸引你」所散發出來的能量 真的是會讓人想多看幾眼
(想到手語社那誇張到不行的標準笑臉 是會起雞皮疙瘩的 但卻將台上和台下的距離給打破了)

我有在想 會不會是習慣的表演場地不同
我們習慣的是圍著營火表演 而他們本來就在舞台上表演
一個本來就是背對著觀眾 一個本來就是面對觀眾
因而產生這樣的狀況吧...

後來跟小旭以及剛名聊到這個部份
他們覺得 現在的行義技術的確比他們那個時候好太多
但 表演時卻看不到那種「態度」 那種「我就是要表演給你們看」的「自信」
感覺就只是在「交差」 我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了而已 也可以說是「為了表演而表演」
表演結束時全場愣在那邊 就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地方 (還好小旭先叫好股掌 不然就真的很尷尬)
校慶時要表演的目的在哪裡? 可能只剩下「因為每一年都有 所以今年不可以沒有」了吧?
或許 校慶只是個過程 重點在團慶
那 團慶時的表演呢? 現在是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在練習呢?

想要的東西很多 這個不是壞事
但怎麼把它做好 這才是要緊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昌小澤 的頭像
昌小澤

昌小澤的秘密基地

昌小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